无业可守 创新图强
living innovation

博猫娱乐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博猫娱乐 >

斥巨资探索太空,人类会像破坏地球那样毁掉火星吗?

日期:2019-07-11

随着人类对火星的研究越来越深入,对这颗红色星球的了解也愈加全面。但是与此同时,人们对火星的关切也不断增多。人类是否可以居住到火星上?是否能够以负责任的态度利用火星上的资源?如果不能解决存在于地球上的、根深蒂固的利益冲突,人类是否会重蹈在地球上犯下的错误?

这些质疑来自国家地理频道的迷你剧集《火星》第二季。该系列以混合剧本或者纪录片形式呈现,深入探讨了一个问题:如果政府资助的科学研究与私营企业之间的目标发生冲突,而且这种冲突没有在地球上得到解决,那么冲突会对太空探索产生怎样的影响呢?尽管早期航天工业的发展带来了巨大的进步,但企业的贪婪无妄和放松管制加剧了气候变化和环境恶化。直到今天,这种冲突都是人们热烈讨论的话题,充满了争议。

该剧联合执行制片人Stephen Petranek表示:“商业利益始终与科学利益背道而驰。我们现在正在制作这个节目以便引发人们的探讨,并开始反思我们将如何在火星上采取不同于地球上的行动。”

和第一季一样,第二季节目也将由未来可能上演的虚构场景组成,并由科学家、历史学家和宇航员做出评论。Ron Howard和Brian Grazer这一奥斯卡获奖双人组加盟了这部2000 万美元迷你剧的制作,节目主持人Dee Johnson也参与其中。本期节目发生的年份定在2042年,也就是科学家在火星上建立基地9年之后。届时,火星基地中将有200人的研究团队,私人企业开采水资源的行动也开始威胁到火星生态系统。

石油和能源分析师Antonia Juhasz说:“第一季的重点在于探讨“人类是否能够在火星上存活?”而第二季的重点则是讨论“人类是否会毁掉火星?”节目的关键之处在于它所引发的讨论,即破坏行星环境的过程是否会继续?”

Juhasz表示,这种与我们今天处境的相似之处让人们明白了这个问题的紧迫性。为火星居民提取水源是否会沿用我们在地球上用于资源开采的模式?这种模式,尤其是化石燃料的开采已经导致地球环境急剧恶化,人类几乎快要无法居住。Juhasz还补充说:“在火星上开发资源时,我们是否要吸取地球上的错误教训:不仅要尊重这颗星球,还要尊重人类在火星上的生存能力?”

谁拥有太空?

1967年,联合国制定了五项条约中的第一项,概述了和平利用外层空间的意愿,并构成《太空法》的核心。然而,随着太空商业化进程的加快,需要更新并制定更严格的规则。多样化和相互冲突使国际共识更加难以达成,也使个别国家在相关行业游说下进行自我监管。

Petranek说:“我们从1967年就签订了条约,基本上确认没有任何国家能独自宣称占有地球轨道以外的任何东西。但如果人们在火星上投资,他们就会想要拥有些东西。”

Petranek在书中表示,展望未来,火星将提供特别诱人的基地,用于开采位于小行星带的价值约80千万亿美元的金属财富。与地球相比,火星不仅距离小行星带更近,而且提供了更轻、成本也更低的发射重力。这些矿物将支持火星上的可持续经济发展。

现在美国国会正在权衡关于小行星和科学资源的两项法案,公司正寻求办法试图影响未来法律。

Juhasz说:“这些规定完全是放松管制,让美国政府在推动开发小行星和火星资源方面发挥作用。”她还称:“构建法律架构的尝试是由企业推动的。我们希望这期节目能让更多的人知道,我们在这方面需要发出声音。当我们进入太空时,我们如何建立一个系统。那里需要有监管机制,致力于保护在火星上可能发现的东西,使它成为能继续维持我们生命的地方,而不是像破坏地球那样,使火星也不能维持我们的生存。”

如何防止同样的错误?

在为第一季的拍摄做准备时,曾帮助训练演员的美国航天飞机宇航员Mae Jemison认为,像《火星》这样的故事能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这个问题。“有时候,如果我们把事情想象在未来的某个地方,我们就能看得更清楚。”她说,“关于太空的法案已经到位,但这个星球上发生了很多事情,现在我们必须对商业化进行反思,也要考虑如何将我们所知道的科学和事实融入到这些法案的制定中。”

我们如何成功地从探索火星到殖民火星再到商业化火星,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领导者。在太空和火星的恶劣环境下,需要一种分层的方法,以便帮助火星殖民进化成熟到可持续发展模式。

航天飞机宇航员Leland Melvin说:“没有规定谁拥有什么的太空政策或法律,这就必须有良好的领导能力,因为两者都必须以和谐的方式存在。”

“你必须以一种系统的方式行事,控制并能够在需要解决某些问题时,叫停其他事情。” 他说。“在宇宙飞船或太空站上,指挥官的命令高于其他所有人。我在空间站的时候,负责移动机器人手臂。指挥官对我说过:“这就是你需要做的事情。如果帮不上忙,你就离开。”

对于人类从错误中吸取教训的能力,火星纪录片的参与者们同样存在分歧。

历史学家Susan Wise Bauer说:“我们注定要失败,会不断重复同样的错误。火星殖民的问题,以及科学与商业企业之间的冲突,在于科学界需要企业支持,我们无法负担起纯粹研究所需要的庞大费用。科学研究通常会得到制药公司、大学等方面的赞助。这会让事情产生更多纠葛,同样有利益相关者,人们甚至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妥协。火星探索也不例外”

《火星救援》作家Andy Weir则更为乐观。在他看来,至少在某种意义上,对经济利益的追求可以带来好处。

他表示:“出于对利润的不懈追求,企业会投入巨额资金进行研究。如果有办法将利润转移到火星上,那么公司将花费数十亿美元研究如何以低廉的成本到达火星,这反过来又能让人们到达火星成为现实。我能想到的最好的类比就是饱受诟病的医药行业。他们的确是为了赚钱,但对利润的不懈追求也让他们为人们创造了很多药物。”

Petranek称,火星严酷的环境可能无法让人在商业和科学研究之间做出选择。他表示:“在火星上,我们需要以比在地球上以更聪明的方式行事,这是由生存机制所决定的。你不能只想着追求纯粹的商业利益。当你被迫回收所有的东西时,会完全改变人们相互合作的态度,无论他们是科学家还是工业巨头。”